现金平台开户

网站首页 >>正文

 
单位人一下班就剩他一个
日期:[2017-06-07 22:49]   文章录入:未知   共阅[]次
 
  (三)尽管给安乐说不用捎衣服,几天后安乐出现了,给我拿了一条过冬的毛裤,几个温好的柿子,还有父母给我捎的话。吃着那甘甜的柿子,仿佛又回到了家乡,看到那一株株悬在土崖上的柿子树,没有成群结队的生长在一起,大多数都是孤零零站立在崖边,春夏秋冬无人看护,干渴时无人浇水,下雨时浑身湿透,冬天无人送暖,春天依然枝头冒出绿叶,秋天红红的柿子依然出现在枝头。我吃着柿子问他,“种完了没有?收成好吗?”他看着远处的秦皇宫,饱览着东面洞口所能看到的所有美景,慢悠悠地说:“你家还没种完,收成和去年差不多。”我的脑袋里一个大大的问号,为什么还没种完?他又接着说:“家里捎话不要把钱都捎回去,出门在外又想不到花钱的地方。”我又掏出一个柿子,突然看到护塔队长从楼梯口像幽灵一样出现了,急忙把柿子装进口袋,很认真地在塔里转悠起来。
 
 
安乐总是等我下班,一块儿去老龄委。那时的西安街头人多车并不多。他骑车带着我,有时我俩在慈恩寺的灶上吃,有时在外面吃,保管所没有灶,到了下午慈恩寺的灶不是稀饭就是汤面条,像我们那年轻的肠胃,吃石头都能消化的,一碗汤饭如何能打发?我俩个人坐在老龄委斜对面的新加坡村村口,买两个刚打出锅的烧饼,要两碗扯面,就是一顿饭。他每次都抢着掏钱,等我把烧饼买回来他就安排好了,他知道我不吃蒜苗,早早就给做饭的通知到位。时间长了卖饭的人知道我来是要一碗不要蒜苗的油泼面,以为我俩是表兄弟关系,看着争着掏钱也感叹,你们是一对好兄弟,我笑着说你误会了,那是我侄子!卖面的笑了,那好,让你侄子掏吧!他脸红耳赤地喝着汤对我说:“以后我的地盘我掏钱!”这句话深深地影响了我,虽然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没有多少应酬,但我绝对是吃饭掏钱最积极的人,在以后的岁月里我也结识了许多朋友,但没遇到几个像他那样固执掏钱的人。
 
 
有时我们也改善一下,在雁塔十字的兰州炒面馆要两盘炒面,一个凉盘,一人一瓶啤酒。在雁塔十字是我的地盘,有时他也抢着掏钱,我一般是很认真的人,觉得出门在外都不容易,该掏得还是要掏的。吃了炒面没几天,他就把我领到子午路旁边的一个饺子馆,每人六两羊肉酸汤饺子,他再三叮咛那服务员,一碗不放生葱。从此后我和他吃饭出去少说了不少话。我不吃什么,他记得很清,我爱吃什么他也知道。有时我在塔沿上发现几枚外国硬币,我会偷偷用扫帚扫到跟前,慢慢的手伸到护栏外,把它装进口袋,我知道那不值钱,那是出于好奇拿着玩玩,一有特色的外币,我就给他几个让他收藏。他也慷慨的给我发烟,每次组织会议他都管烟,会散了他会给我一整包阿诗玛烟,我总是舍不得抽故意装进白衬衣的口袋显摆。结果我的塔友发现,怀疑我用扫帚扫了塔外的零钱买了烟。我无奈地说了实情,给塔友们一根接一根的发烟。看到剩下六根了,又舍不得,一个人靠着慈恩寺的松树,马不停蹄的过瘾,阿诗玛成了毒马,我抽得浑身稀软,头脑发胀。
 
 
自从到西安上班一直没回去,每次想家,就想起父亲的话,想家的人没出息。春节前回去了一次,给父母送了钱,在家里前院后院转了一遍,也看了看吃着草料的牛,在村里溜达了一圈给朋友发了几根烟,又返回了西安。春节单位是轮流休息,不休息的人工资翻倍。我常常是不休息要工资的人,大年初一我和长安县的小左早早起来点燃慈恩寺大雄宝殿的第一炉香。祝福家里亲人平安健康,事事如意。时间长了,我在慈恩寺院子里有了朋友圈,慈恩寺接待外宾的何建武,是我尊敬的大哥,常把我引到接待室,给我喝上等的碧螺春,抽高档烟,给我的床头还写了四个字,“随遇而安”。还给我教日语,安乐看我学日语,他惊讶地望着我,不止一次的劝我,那日本鬼子多坏啊!学英语也行干嘛学日语。我辜负了何大哥对我的栽培,我不再去他的接待室和他一起学日语。安乐骑着自行车,一到下班就接我,他一个人也寂寞,单位人一下班就剩他一个。
上一篇:城市人没有收庄稼的概念
下一篇:人这一生多爱几次也许是一种幸福!
   相关文章
人这一生多爱几次也许是一种幸福! [06-07]
单位人一下班就剩他一个 [06-07]
城市人没有收庄稼的概念 [06-07]
小时候你是吃你民哥妈的奶水长大的 [06-07]
江苏云发农用机械有限公司
赌场大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