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平台开户

网站首页 >>正文

 
城市人没有收庄稼的概念
日期:[2017-06-07 22:49]   文章录入:未知   共阅[]次
 
 
 
安乐望着我发笑,才一个月你就熟悉了,他没有俯视过西安,他是第一次上大雁塔。我想起进门是要买票的,我问安乐,“慈恩寺的门,塔门你是咋进的?安乐笑着说:“这还不简单,我在慈恩寺门口说找保管所的小郭,人家手一挥我就进了,保管所更不用说了,我刚说自己找渭南的小郭,那收票的漂亮女士就说在五层。”我笑了,看来一个多月人都认识了我。慈恩寺门口应该是一个叫根平的蓝田县人,保管所收票的是赵洁赵大姐。我们从那一天起,就隔三差五的见面,他时间多,忙完了就骑着单位的自行车,从子午路到小寨,到翠华路到雁塔十字再到大雁塔。不用我搭话,他就顺利的过了关口上了塔,站在我的身边。他给我讲自己休假,去了唐城百货大厦,去了民生,问我啥时休假,也带我见识一下,印象中我们临时工只有两天假,不休单位给加班费,我的工资是九十块钱,加班费是六块钱。
 
 
快收苞谷时,也是秋播的日子,城市人没有收庄稼的概念,自然单位人没有人议论此类事情。只有我一个人站在塔洞口,望着东面的秦皇宫发愣,看到秦皇宫里游客像蚂蚁一样渺小的移动,想着父母已出现在田间地头,开始辦苞谷,麦种子可能也已秤好,细心的父亲早早把它放在粮仓上。安乐来了,他站在我的身后,告诉我他要回家一趟,多少给父母帮点忙,问我能回吧!家乡种麦子正好是国庆节前后,那是服务单位正忙的日子,每天工资加倍,我多么不想耽搁,单位领导也说了能不请假尽量别开口。我思索了片刻对安乐说:“人回不去了,让钱回去吧!”他说那也行,把钱捎回去,我趁着上厕所,悄悄跑到宿舍,从床下的纸箱里找出自己的工资,找了一个用完的洗衣粉袋子把钱装进去,手捂着裤兜里的钱一口气跑上五层塔。我担心自己离去的那一刻有人刻字,我让安乐给我盯着,一个字要罚五块钱。
 
 
安乐问我多少钱?我说每月工资九十块,吃饭每月是二十块钱,我留五块钱零花,其余给父母全捎回去。我把洗衣粉袋子掏出来,递给他。他是聪明人拿出钱当我面数了一遍,然后又装进洗衣粉袋子。对我信誓旦旦的说:“好好,护塔吧!钱在人在,人在钱在。”我感激的望着他,是他给我父母把钱捎回了,不用我想办法。我把他送到五层的楼梯口,他转过身问我,你给父母还捎啥话吗?来时还要过冬的衣服吗?我摇了摇头,不想给他添麻烦,也知道自己没有什么衣服可拿,以前在老家穿得那衣服多么陈旧,渐渐地要注意形象,不能给单位丢脸,还是花钱买些衣服吧!看着安乐那一身得体崭新的回家服,我也暗暗对自己说,买一身衣服,等下个月工资发了一定买。他一步三回头地离开了我,对父母捎什么话?我也想过,说什么?我没有话说,我是不会在亲人面前说思念的话,也不会可笑的捎思念的话,在那一刻我觉得捎钱是最重要的事。我家里那阵子最缺的是钱。我又站在南洞口,看着安乐出了塔口,看着他快步流星地走出了慈恩寺的院子。那一刻,我的眼睛还是湿润了,我咋能不想生我养我的父母?多么想捎一句,想你们!(待续)
上一篇:小时候你是吃你民哥妈的奶水长大的
下一篇:单位人一下班就剩他一个
   相关文章
单位人一下班就剩他一个 [06-07]
城市人没有收庄稼的概念 [06-07]
小时候你是吃你民哥妈的奶水长大的 [06-07]
江苏云发农用机械有限公司
赌场大亨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