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金平台开户

网站首页 >>正文

 
南飞雁的阵列渐渐渺茫它们的声形和我的灵魂
日期:[2017-04-30 18:36]   文章录入:未知   共阅[]次
 
第86章 默认分章[86]
 
  需 要
    深秋的一个午后,我漫
无目的彳亍(chi chu)独行
于近郊的一片绿地里。大概
是惧于秋气的凌厉和蒙蒙的
阴霾,偌大的生态公园里空
无一人。
    曾经苍翠葱茏的佳木碧
草,已露颓败之态。枯叶飘零,衰草披靡;厉风横扫,
细沙扑面。直面此情此景,我突然感到像有一只抑郁巨手攫住了我凝固的思维,拨动了我锈蚀的心弦,让我一阵胸闷气短。我趔趄着,踉跄着,慢慢在一块颓倾的太湖石上坐了下来,两眼漫无目的的乜斜着这灰蒙蒙的天,灰蒙蒙的地,和我灰蒙蒙的心。
    突然,我的目光被远处一簇黄灿灿的小花拖曳过去。一扫刚才的颓废萎靡,欠腰起身,抬脚迈步,直扑过去。呵呵,这簇我不知名字的孱弱的小野花,给赭灰的天地暗色,涂抹上了一道亮丽的金黄,也给我郁悒的情绪,添加了愉悦的元素。遗憾的是,花儿蔫蔫的,一副气息奄奄、行将凋谢的样子。尽管这样,我还是小心翼翼的掐折了几枝带回家,插进一个口杯,放了些清水。
    不久,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疲软耷拉的花瓣慢慢张开了,滋润了,原来蔫蔫的小花变得越来越精神,显露出了生命的鲜活灵动。它娇娇的憨笑着,羞涩的扭动着纤细柔韧的腰肢,毫不吝啬的向我清冷的蜗居播洒着暖暖的鹅黄,一下子春色满屋,暖意激荡。
    我瞠目结舌,也有些匪夷所思:仅仅一点点清水,就能唤醒走向枯萎、即将消亡的美丽的生命?
    看着这越来越洋溢着生命活力的小花,我被深深触动了,如同一只有力的手,越来越强烈的叩击着我残破的心门:其实,我们又何尝不像这小花一样?有时,需要的真的很少很少。
    记得当年当知青时,为建宿舍去三十多里外的窑厂拉砖。途中突然阴云四合,大雨如注,击头打脸,如刀似鞭,人人衣裤尽湿,个个颤抖不止。回去后我昏昏沉沉,病倒在床。战友们得知,跑到很远的供销社,给我买了一包饼干,送到我的床前,撕开包装,非要我吃。看着围绕在我床前的战友,享受着战友们关切的话语和火热的目光,忘记了身体的不适和思家的郁闷,感到心头和身上都轻松了许多……
    ……      
   失意时一句话,郁闷时一朵花,孤独时的一句留言,都会让我们峰回路转、柳暗花明,都会让我们刻骨铭心、念念不忘!
    见面时一个微笑,
    抑郁时一句安慰,
    挫折时一点鼓舞,
    成功时一声赞赏,
    ……
    它们看起来微乎其微,但是有时候,我们需要的就是这么一点点。有了它,我们会更快乐,我们会生活的更好!      
 
第87章 默认分章[87]
 
  雁 南 飞
     初秋的午后,为排遣孤寂    郁闷的悲凉,我徘徊在乡间    一条僻静的小路上,任思绪    恣肆汪洋……
     料峭的秋气扫荡着天宇,    也洗涤着充满零落欷歔的内    心。猛然,从北边天空落下
   一声清长雄沉的雁鸣。我昂
   起头,啊——,是南飞雁。
    蔚蓝的天际帷幕上,正有一个由一串小黑点组成的“人”字形的队列,由北而来。很快,那些小黑点在淡淡的秋阳照耀下,逐渐都现出了它们美丽的倩影——一只只颈脖细长、翅膀健阔的大雁。
    雁群在空中飞翔的行列,看起来真是充满了豪迈的诗意。但是,谁又能解答,这些引人无限遐想的飞鸟,每年按时的南来北往,千里徘徊,万里行飞,究竟是因为什么?是什么在引诱、驱使、威胁着它们,迫使它们全然不顾旅途的劳累和艰险?
    它们年年的春秋,总是在空荡荡的天上。刚去了遥远的北方,又向着同样遥远的南方展开了翅膀。它们一代一代这样不断的来回飞航,没有谁给它们送别,没有谁把它们迎接,也没有什么在等待着它们。如果说有,那只有白云相伴,只有凉爽的秋气和温暖的春风迎送。如果还有,那就是暴风骤雨、电闪雷鸣和种种不测在半途中伫候着它们、窥探着它们,在时刻准备攫取、吞噬它们的躯体与生命。
    每一次的飞行都是那么艰苦,那么漫长。白天,它们必须不停的扑击翅膀,冲开迎面而来的气流,奋力向前。夜晚,它们在一个陌生的湖滩或芦苇荡里宿营休息,总得怀着十分的警惕。因为除了天敌撕咬捕食的威胁外,还有人类丝网、毒药、火枪的屠戮戕害。它们以坚强的毅力、百般的勇气,应付各种不可预料的危险,挣扎着向前,向前。
    凛冽的隆冬,酷热的盛夏,它们就在南方或北方的某一个地方暂时居住下来,它们将息疲倦虚弱的身体,繁衍养育后代子女,享受生活的短暂乐趣。然而,尽管水草丰美的环境和舒适安逸的生活,会给它们留下许多柔丽美好的欢乐,却不能使它们摆脱那艰难险厄的飞行。当冬夏过去,消逝的时光恢复了它们的体力,也强壮了雏雁的翅膀的时候,是那种神秘的力量,又一次驱使它们离开温暖的家园,去搏击万里长空,去经受风刀雨箭,去历练电击雷轰,去直面虐杀屠戮,去踏上漫漫征程……
    它们这样做究竟是因为什么?难道仅仅是遗传的习性?才使得它们如此严格的磨砺自己,永不停息?难道仅仅是它们留恋家乡?但千万年、千万代哪里不能成为家乡?哪里不能安身立命?这里肯定还有一种内在的、尚不为人所知的神秘力量,在毫不怜悯的支配着它们的心灵,胁迫着它们的意志。它们这样不绝的运动自己的生命,是否因为是命运的布局、是上天的安排、是冥冥中的必然?
    它们只是在飞,不论向北向南。一次一次的飞,一次一次的搏斗挣扎,一次一次的投入到那浩茫得令人生畏的天空,投入到那不可预测的未来!
    它们只是在飞,不管哪一年的春天、秋天,不管哪一片浩阔的天空。千里,万里,向南,向北,它们总是在飞!……
    我想起了我,想起了我的命运。我想起了我的皮囊,我的灵魂,我的生活,我的情感……是谁在冥冥中掌控、摆弄着我?哪儿是我夏天的北国、冬日的南疆?哪儿能让我蜷缩着,静静的舔舐身心上的创伤……
    我身心俱疲……
    我黯然神伤……
    南飞雁的唳鸣渐渐朦胧,南飞雁的阵列渐渐渺茫,它们的声形和我的灵魂,都渐渐的熔化于辽远的天际之中……
上一篇: 阴霾叆叇鸿蒙暗 暮色如
下一篇: 海市蜃楼也能给人神秘的想象
   相关文章
冷月残照几堆荒冢鱼沉雁杳 寒鸦啼血 [04-30]
男儿昂藏立世间弄潮降鳌戏巨澜 [04-30]
有尊重和宽容在婚姻的车才能一路顺风 [04-30]
愿我的老母亲和天下的老母亲都健康长寿 [04-30]
人没板凳高胆比苍天大岂有人敢出其右乎 [04-30]
把我们百炼成钢 您更像一位善良的慈母 [04-30]
无情的格杀那旧传统观念的影响 [04-30]
您如名山胜水那样让人流连忘返 [04-30]
江苏云发农用机械有限公司
赌场大亨平台